丧丧?

您安。这里肆玖,主APH,主极东雷菊湾。杂圈动物。
是一个追求光的无光之人。
不常更新,注意。

各位好,这里是一个,开学长弧+开学不更文但放假更文的家伙,是个废肆玖x

/极东/微常色玻璃渣/ 梦事迹

*非国设
*微玻璃渣慎
*均有常异色极东
  “笨狐狸,臭狐狸,蠢狐狸。”本田葵咬着下唇瓣没好气的边说边在夜中的大街上飘荡,“说好的一起值夜班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看小生看见那个家伙在哪里混,小生非报告上头不可”
  作为托梦灵并非是在大街上四处游玩的因执念而无法转世的无职游民灵,而是奉上头有命的托梦灵神。本应和本田葵一起值夜班的王黯不知道溜到哪逍遥自在纵享灵生去了。
此时,孤身一人的本田葵要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从窗外窥看有没有天劫的孩童,并托梦警戒孩子。没错,这吊炸天的设定,你们要说这孩子真有福气,谁知道呢,就算是托梦告知,也会被当作玩笑吧,毕竟,在凡夫俗子的眼中,梦这种东西,只是念想,只是转眼间容易忘却的思想或者自我创造出来所需要的欲望而已。
  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像贼一样窥看窗内,正值夏季,人们才会把窗子打开,加上天生的人类看不见的灵体,除非进入梦中,人类才能看见他们,所以,办事才能利索几分。此时,本田葵在一个普通人家的窗前停了下来,里面的一红衣男子在给一个短发男孩讲些什么,本田葵的眼神完全被男孩吸引了过去,与自己出奇一般的相像,简直就是童时的自己。此时,男孩手背往上,无名指的指根部,闪烁起了常人看不见的红光,这是只有命中有天劫的孩子遇到托梦灵在周围特有的标志。毫无疑问,今晚所占卜出来的托梦者就是他了。

  本田葵手中开始是一团没有型的云雾,几秒后幻化成了占卜未来用的琉璃球,球面上随着烟雾,画面不停的变化。
  他只是看见在一个庭院里,短发男孩面情决绝,长发男子眼中的失望不断加深,像是,空洞的万丈深渊。画面昏昏暗暗,使观看者都觉得抑郁不已。
  良久之后,本田葵见窗内的人已睡。用琉璃球窥看着孩童的第一个梦,梦看起来很纯粹,没有杂质,谁又怎么知道后来为何如此。
  师傅曾经告诫过,千万不可在人们还在前一个梦中,其梦未完时进入。
  本田葵问“师傅,这是为何?”
  师傅只是轻轻的合上双眼对他说:“凡事随缘,一切看人随之造化。”
  后来,成为正职托梦灵神的本田葵在诸多任务中明白了道理。在几年前,他曾经在任务中遇到过一个赤瞳男子,他自有天劫,本田葵曾因怜惜此人企图用法术改变其命运轨道,但却始终改变不了。
  男子还是死了。本田葵因为事情如此,以为是自己无能,自家师傅却拍拍他的肩。
  “命运轨道,亦是无法变化。无论怎样他都会死去,你无论施展什么法术都无用。对了,这是你的新搭档,王黯。”
  如今。本田葵就是再怎么想也只能束手无策的看着别人的未来。不论是幸福还是痛苦,他也只能同王黯看着,当个命运演台上的见证官。
  屋中,长发红衣男子见孩童深睡关上门,发出告知性的吱呀,屋中只剩下蜡烛的摇曳微光。便缓缓飘进男孩枕边只有托梦灵神才看见的梦团子里。
 

  梦境中
  本田葵一进来,与上一个梦境的连接中断的梦境瞬间虚化,像可融化的油漆一样迅速掉色,最后融下的色彩像似巨大的水珠一般滑下,慢慢的变成水雾淡化,整个空间只剩下暖色的金黄,但却又柔和而不耀眼,看上去没有尽头,无边无际。短发男孩有些慌乱,看见进来的本田葵不住的往后退。
  “您别怕,小生是天上的灵神,您想知道您的未来吗?小生可以告诉你一切。”
  “在下...”
  男孩显然被闯进梦中的来者吓得不轻,而且有着强烈的防范意识。
  “怎么样,对您的未来有兴趣知道吗?”
  “...”
  又是良久的时间过去了。
  “那...那...那我能问问,我的未来,还有耀君吗?我还是和他在一起生活吗?”
  “您们未来的生活?...只要您心中少一些过分强大的欲念即可。”
  “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需要您自己参悟。”
  说罢,本田葵向无边的金黄退去,在孩童眨眼间不见了影。
  梦,又回归了。

  “葵。任务完成了?”
  本田葵把琉璃球重新收拾回去后,听见一声慵懒熟悉的问话。
  “黯君,您舍得过来啊。”
  “当然。不过就是去瞅了瞅自个的墓碑。”
  “...您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心大。回去交差了。”
  托梦灵就是这样,托梦者的未来不是他们的未来,所以,对于托梦灵来说,这一切他们亦是无能为力。
________
  其实这篇文章码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地方连接会很令人奇怪,所以有些不大明白的地方欢迎评论提出。√

/随笔/米英/童话向/ 寻

*非国设
*大概是成为王室继承人的米寻回本应该继承现王位的哥哥
宫殿上
一位大臣俯身
对华美王座上俯瞰之人说
“殿下,
您听说过吗?
在森林深处有一间精致树屋
树屋里有一位俊美无匹的法师
他聪明绝顶,
无所不知
乃至星辰之数
乃至漠中之沙
甚至于
他可以看到常人所不能肉眼见的精灵
或许找到他
您的兄长就有了下落”

王座之上
蓝瞳的年轻继承者听信了这句话
去寻找传说中神奇的法师
无论是千山或是万水
无论是野兽还是剧毒草
他勇往直前
日月奔波
他带着锋利剑刃
直达树屋前
终于抵达法师的住所

“万能的法师啊
您能帮助我找到哥哥吗?”
“我,找不到哥哥了啊。”
蓝瞳少年带着些许希望与恳求的语气问背着他的法师
法师并没有立刻回答
只是抓着法棒的细棍
轻轻的转动
星星的图标散发出细小的亮片
一旁晶莹水晶球散发着光芒

“啊,找到了”
法师转过身笑着对年轻人说
“你看看
他就在你的有着星辰大海般的眸子里啊”
就在这一刹那
世界上少了一位法师
但世界上一位国王
心里增添了一份错不及防的爱

/黯葵/随笔/ 夜间

*非国设
白幕布彻彻底底的降下,撤下属于夏天的炎热。夜深了,那是属于初春夜里的刺骨凉风。
昏暗的灯光不偏不移的照下,在这座城市里这仅仅是夜生活荒谬无比的开端。栋栋连接的楼房上面霓虹灯闪烁着七彩的光,也在不停歇变化着。清冷的街道与烧烤路边摊的气氛衬得不是十分相宜,形似于冬风的寒凉吹来,带来的是数不禁的孤寂和冷清,突然驶来的车辆打着明显告示着过路的人们,放肆的远光灯不断追近,从身边闪过时也带着属于这座城别具一格的凉风。
看着对街的青年,他对夜很是熟悉,不仅仅是对充斥着孤寂的夜。凉风吹起发丝,赤色的瞳孔有着数意的清闲和淡漠,他是来干嘛的,具体目的他也不大清楚,他只是幻想过有这么一天自己能够在这么一个街上静静的站立着幻想,怀揣属于自己的思绪,缓缓飘向远处,纵享属于自己的一份夜。
口袋的手机透过衣服的布料散出显眼的方形亮光,以及一份震动,青年眉梢微挑显得有些对这时候不适宜扰乱的不满,很不情愿的点开手机,点开看。
“本田葵,转身。”
青年有些呆愣的转过身,穿着长风衣的男子在身后的不远处,随后便大踏步的走了过来,步子显得有些生气和无奈。
“黯君,您怎么...”
“你怎么大半夜跑出来,幸好手机有定位,要不然你是不是打算一晚上呆在着。回家。”
被搂着的青年虽然发懵中带着不情愿,但却也无可奈何。灯光照下,影子由一个人变成两个人,清冽的风不再多余的喧嚣,因为,这是属于这座城特有和需要。